专业炒股配资网_正规期货配资公司_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

长达8小时的采访中,谢晖在镜头前留下真实与坦诚

发布日期:2024-05-27 22:14    点击次数:148

  采访在下午两点开始,咖啡厅里客人不多,爵士乐变换着一首又一首的曲调。直至日落,人头攒动,背景乐也换成了摇滚风。采访结束时,已接近晚上10点。驻唱歌手将《Let it be》送给谢晖,他认真听完最后一个音节。

  在这8小时里,谢晖从人生哲学聊到足球理念,从加拿大说到俄罗斯,从“陈毅杯”提到世界杯……人到50,还有赤子之心吗?他的回答很坦诚;回忆申花往事时,他大方分享了一段27年前结局略显苦涩的故事;聊起《繁花》,他也不避讳任何话题。

  面对镜头,谢晖留下了真实与坦诚。

  关于人生世人为了聪明日日拼命算计,谢晖却说要做个“白痴”

  人到50,还能保有赤子之心吗?

  谢晖说这个问题太大了,但他至少想好了要怎么活:“现在的人都很可怜的,被很多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。人们急功近利地觉得时间不够用,快马加鞭地作茧自缚。每个人都是在找捷径,都以为自己很聪明,拼命地想让自己更聪明一点。”

  谢晖却说,他要做一个“白痴”。

  关于申花谢晖抱着价值7万的鞋盒打车回家,结局却是……

  进入甲A时代后,谢晖在申花每个月的工资是1800元。到了1997年,申花一场赢球奖金动辄上百万。有一回,谢晖用鞋盒装着7万元赢球奖金,乘坐出租车回家。

  由于擅长丢东西,母亲打电话一再叮嘱不要弄丢钱。紧紧抱着鞋盒的谢晖信心满满地告诉母亲:“不会丢的。”故事的最后,7万块确实没有丢,但谢晖依然损失惨重。

  关于《繁花》

  潘经理前夫大方聊《繁花》,他竟也有参演?

  2018年,《繁花》剧组曾向上海市民征集与90年代上海有关的老物件。剧中饰演潘经理的佟晨洁贡献了一台雷明顿打字机,这台打字机的拥有者正是谢晖。

  《繁花》剧组曾公开撰文介绍了打字机的来历:“这台打字机最早由谢晖(申花队前锋、前国脚)爷爷谢棣华在香港购入,爷爷是中英混血儿,10岁时随家人到上海,学会一口流利上海话。谢老先生是无线电专家,并曾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三部的副军级军官,电影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就采用了他部分的生活原型。”

  “谢晖从小与爷爷一起生活。80年代末,谢爷爷用这台雷明顿打字机写下多份家书,与香港、英国的亲朋好友来往书信,成为彼此间最重要的纽带。儿时谢晖,伴随着踢踏踢踏的打字机声长大,也成为他记忆中难以忘怀的上海童年记忆。”

  《繁花》中的90年代上海穿搭,唯一错的是阿宝?

  “那时候的西装都是乱七八糟,一天世界的。重磅真丝、八只裥……”谢晖说,阿宝的“精致”反倒成了《繁花》中最令人感到陌生的穿搭,“90年代没人穿对的。谁穿对?我都穿错。”